公有云的這五大定律 看看誰能跑得更遠?

時間: 2018-07-08 11:41:35    來自:砍柴網
 

   印象中,幾年前公有云剛冒出來的時候,大眾對這一新概念摸不著頭腦,于是專業的吃瓜群眾專門做了一份公有云的大眾版“定義”,用通俗易懂的比喻來衡量是不是公有云。幾年過去了,公有云的常識已經不用再普及了,預計到2018年,全球公有云服務市場的規模將達到1864億美元,中國市場更是保持了超過40%以上的增長率。我們每一個人的日常生活和應用,都已經離不開公有云了。

  但是,公有云逐步走向成熟,并成為香餑餑后,各路大佬們一并涌了過來。粗略估計的話,目前對外提供公有云服務的平臺和品牌,大大小小有上百家,公有云貌似進入了“火拼”的階段,究竟選擇哪種公有云,以及如何衡量公有云平臺現有及未來的實力,作為用戶的政府和企業客戶,一下子沒有了主心骨。所以,我們覺得有必要“橫向測評”一下,撥亂反正,讓正準備上云的客戶心里有數。

總體來看,界定公有云的綜合價值涉及到五大定律,分別是懂不懂數字化轉型;有沒有操作系統級技術能力;有沒有經過市場規模化驗證;有沒有生態體系支持;是否受公眾監管。這五個指標上的表現決定了一家公有云平臺的價值和競爭力,但如果從滿足客戶需求和價值創造角度出發,基本上可以劃分為三層階梯式的考量維度:一是能否滿足業務需要;二是總體擁有成本的高低;三是能不能引領業務創新。

  基本需求PK:業務連續性和可靠性、穩定性

  作為業務支持方的IT基礎設施,是支撐企業業務發展的底層設施,所以說,保持業務的連續性,不因故障或穩定性問題,而導致業務中斷或停擺,這是衡量公有云服務最基礎的指標。

  幾年前,AWS、微軟Azure也曾出現過短時癱瘓等事件,但近年來已經很少見了。因為公有云同樣要滿足客戶的業務需求,在五大定律中,有沒有經過市場規模化驗證,有沒有生態體系的支持,屬于最基礎的要求。

  向來,互聯網產品的技術架構講究用戶的承載力和伸縮性,有沒有經過規模化驗證,是評判公有云平臺穩定性、可靠性、擴展性的重要指標。目前,公有云市場上排名前三的亞馬遜AWS、微軟Azure和阿里云三家,收入規模都不小,AWS最新一個季度財報收入為54.5億美元,微軟Azure最新季報收入為17.6億美元,阿里云排在全球第三位,最新一個季度的收入為43.85億元,連續11個季度保持了三位數以上的營收同比增長率。

  根據IDC發布的《2017年上半年中國公有云市場份額報告》顯示,阿里云占據了47.6%的份額,排在第二位的騰訊云份額僅為9.6%。通常來說,規模越大的廠商所覆蓋的客戶數量越多,支持的業務場景越豐富,早已經受過了規模化的驗證。相比,排在后面體量小的云服務平臺,在業務驗證方面可能就不能打包票了,而就算在企業級市場里摸爬滾打了很多年的華為云,由于進入時間較晚,規模化驗證這關也要過。

  另一個指標就是是否有豐富、完整的生態體系的支持,企業級服務與消費市場有一個很大的區別,特別強調生態的構建。因為對企業用戶來說,軟硬件的遷移和購買、持有成本非常高,生態體系不成熟,如果只是孤家寡人的話,僅靠企業一己之力,根本托不起一個生態,客戶也會因為選擇少,在各個環節上遇到麻煩。反過來講,產業鏈上的合作伙伴越多,越能形成合力,生態的勢能才足夠大,最終形成強勢的競爭壁壘。高通、英特爾、微軟、思科、EMC等之所以霸占企業級市場多年,就是因為生態能形成更大的體量,成了短期內競爭對手無法越過的護城河。

  換句話說,如果一個云服務平臺缺乏龐大生態的支持,也就很難滿足客戶業務的需求。拿AWS來說,僅靠自身并不能提供端到端的解決方案,所以一直在構建生態系統。AWS有專門的合作伙伴計劃APN,目前在全球已經有超過1萬家技術和咨詢合作伙伴。

  阿里云經過了9年的發展,自然也明白生態體系的重要性。數據顯示,阿里云的合作伙伴數量已經超過8000家,涵蓋了咨詢公司、系統集成商、主流ISV。截止到目前,阿里云生態體系下的合作伙伴服務客戶數超過10萬家,伙伴業務年增長率超過了200%。2017年,阿里云合作伙伴在云市場上的訂單數超過200萬單。

  無疑,生態體系是一個聯合體,是由小舢板結成的大艦隊。阿里云的生態體系壯大了,就會擠壓其他生態的空間,于是就會出現馬太效應,大生態大者恒大。而合作伙伴也不是傻子,哪里有生意,哪里更受客戶認可,自然就流向哪里。這就帶來了一個結果,規模小的、實力弱的會持續被弱化。所以說,對比之下,騰訊云的生態體系就小了很多,其他規模更小的云服務商就更談不上生態了。

  總體擁有成本對比:“拿來主義”云和“不合規”存隱形成本

  企業級解決方案領域的購買決策方式與消費級完全不同,表面看起來只是買了一套硬件或軟硬結合的解決方案,只是一次性成本,但其實購買企業級產品和服務需要考慮到對已有硬件、軟件投資的保護,要盡量做到兼容和可用,同時還要將后期所帶來的成本考慮在其中。所以才有了“總體擁有成本即TCO”這個概念,大概意思是要拉長時間周期看,或考慮到未來的遷移、異構支持、運維、定制開發等總體成本,而不能貪一時便宜。

  這兩天,有關“拿來主義云”的討論甚囂塵上,阿里云總裁胡曉明說了一句話,“拿來主義”蓋不出高樓大廈,自主研發的云才能走得更遠。言外之意是很多競爭對手都在走這條路。這句話剛剛冒出來,就在行業里捅了馬蜂窩,得罪了一大票人,甚至不少人站出來質疑。但其實這句話并沒有錯。

  自主研發是一步一個腳印,難度大,需要的周期長,而“拿來主義”抄的是近路,能快速推向市場。公有云市場就有著兩大流派:一個是自主研發路線的,排在前三的亞馬遜AWS、微軟Azure和阿里云都屬此類,另一類就是“拿來主義”派,就像安卓一樣,云計算領域里也有OpenStack等開源平臺。目前基于這一平臺的廠商也不少,比如華為、騰訊、中國移動、中興通訊等,前兩者還是頂級的白金會員。貼標簽的話,后者就是“拿來主義云”。

  如果將自研云和開源OpenStack進行優劣對比,實際上還是一個總體擁有成本的事兒。“拿來主義云”控制權不在自己手里,被別人牽著鼻子走,但對客戶來說,就比較難受了,可能會出現因更新停止或技術放棄,導致以往的設備和軟件投資打了水漂兒。這樣的事兒并不少見,后期可能會付出的隱形成本就要高很多了。

  而且還有一點值得注意,“拿來主義云”版本分支繁多,互相之間兼容性差,跨廠商、跨系統的能力弱,因為沒有總體規劃設計,組件的一致性差,后期擴張性直接受限。這些會直接導致“煙囪型IT”的孤島效應,結果得不斷打補丁,后期成本越壘越高,總體成本反而會高很多。

  另一條容易忽視的定律是:云廠商是否接受公眾監管,主要涵蓋兩個維度:一,是否有完善的合規認證,二,是否接受上市公司的監管,是否是一家公眾公司。說白了,這兩條都過關的話,才更值得信賴,否則就很容易付出意想不到的成本。

  認證方面,幾乎與實力、規模可以劃等號,亞馬遜AWS在世界范圍內提供服務,所以合規認證最為廣泛,但其中一部分在中國市場拿不到加分。阿里云是亞洲合規資質最全的云服務商,亞洲、歐洲等重要合規認證,以及國內的重要測評、安全審查,阿里云幾乎都通過并獲得認可。其中,ISO 22301、CSA STAR Gold、德國C5附加條款為全球首家通過,德國C5和ISO27001則是亞太首家,MTCS Level3和ISO 20000是中國首家。此外在中國,2016年阿里云電子政務云平臺就作為首批通過了中央網信辦云安全審查(增強級)還率先通過了公安部云等級保護的四級測評。

  另外,把自己放在公共視野之下,也是非常重要。亞馬遜和微軟、阿里、騰訊、金山都是上市公司,不單財務數據受到各類審計,運營、流程等各個方面都受到監管。特別是美國上市企業,美國證監會SEC的威力是各家企業都敬畏的。相比,未上市的云廠商就沒有這一層“保險“了。

  懂不懂數字化轉型,決定了你能不能做好“智囊”

  最后一點是面向未來商業世界的。實際上,無論是政府還是企業,選擇云服務并不是終點,云只是一個工具,目的是要推動業務創新,給自身用戶帶來更流暢的體驗,滿足未來業務的需求。

  公有云廠商如果僅僅滿足客戶現有業務的需求,這只是達標線,但政府、企業客戶更需要的是未雨綢繆,甚至在推動業務創新和轉型升級上,能夠超越IT基礎設施的層面,給出更長遠的規劃,或者解決未來業務可能會碰到的問題。所以說,更讓客戶信服的的公有云廠商,應該扮演的是智囊或軍師的角色。

  阿里巴巴本身是數字經濟體的代言詞,馬云提出的“五新”戰略已經在零售、制造等行業開花結果,在大部分人還只是“看著豬跑”的時候,他們已經把“養豬寶典”給對外輸出了,并應用到越來越多的傳統產業中。這跟沒吃過豬肉和養過豬的人,是不能相提并論的。

  相比,亞馬遜AWS、微軟Azure雖然實力不弱,但明顯的短板是本地化能力差,對中國的國情、客戶背景和業務前景不夠了解,又缺乏面向未來業務數字化的洞察力,所以很難擔當大任。所以這兩年我們看到,亞馬遜AWS、微軟Azure在中國市場的發展頻頻掣肘。

  那么,華為云、IBM、惠普、浪潮等傳統云服務的企業級廠商又如何呢?表面看,他們有實施和交付私有云解決方案的優勢,這么多年扎根在很多行業里,也算行業專家了。只不過,碰到了數字化轉型這個坎,就顯得有些因循守舊了。

  總體來看,選擇公有云品牌,不僅僅著眼當下,更要謀劃未來。在不同類別的云服務商中,究竟哪一家更合適?今天我們深入剖析的“五大定律“和三大梯度上的對比,希望能給企業上云帶來更多啟示。當然,任何云服務都有所長,也有所短,沒有完美主義者,阿里云只不過相對更全面一些,是集大成者罷了。

 
赚钱的快乐演讲